落海棠

你是我不曾见过,最好世间。

【勋兴】不可替代的你11~12

勋兴only

绝版原创。雷同?不存在的。上升?不存在的。

有点虐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11-

两个人坐上了吴世勋的私家车,驶离了剧场所在的地方。一路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直到堵在了市中心的道路上,吴世勋才悠悠然的说道:“冠宇广场最近新开了一家火锅店特别火,我想带你去尝尝鲜。”

 

听到有吃的,张艺兴的吃货雷达立马就竖了起来。“哦哦,我知道那个火锅店!口碑特别高,而且人气爆满!你是怎么预定上座位的?据说提前好几天还难预定上呢!”

 

吴世勋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:“店主是我发小。”

 

“哇哦~”

 

恭喜玩家吴世勋获得跟班迷弟一人。

 

阔气的吴世勋为了显示自己很厉害,还特意威逼利诱了一下老铁,让他提前把店里清了场。他想着毕竟两个人都是公众人物,要在那种地方安静的吃饭是不可能的,还是得包个场,才方便两个人大大方方的在一起。

 

两个人从员工通道进了饭店二楼,店主正百无聊赖的翘着二郎腿完手机。引路的服务员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,这才引起了老板的注意,收起手机向两个人打了招呼。

 

“呀,Lay哥~原来是你啊~”

 

朴灿烈亲昵的称呼不仅惊着了吴世勋,把张艺兴也吓了个够呛。他并不知道这个老板和哥哥认识,甚至熟悉到这种地步。小脸一白,有些僵硬的打了招呼:“哈,哈,好久不见。”

 

“朴灿烈,你认识蕾……Lay?!”

 

“你这是什么话,之前我在思乐私房菜当主厨的时候,Lay经常去我那里吃饭的,要是知道你要请的人是Lay哥,我一定得打扮的比这还帅。”说完,朴灿烈一下子抱住了张艺兴,像只大金毛似的蹭了蹭他。

 

张艺兴被蹭的有些痒,却也没有反抗朴灿烈的亲昵举动,反而摸了摸朴灿烈的头。

 

看到这一幕的吴世勋突然心情不那么好了。

 

原本带张艺兴来吃饭,吴世勋是有一点点私心的,像是有了有好感的人,要给自己最好的朋友见一见。可这两个人不仅知道彼此,还有着一段自己不曾参与的过往,这让吴世勋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

不过也就是一瞬,吴世勋又恢复了正常,一把揽过张艺兴,斜睨着朴灿烈:“还不招待我们入座吗?”

 

吴世勋在剧组和张艺兴一起吃饭不知道吃过多少次了,自然对他的口味有所了解,不仅列了一大堆张艺兴喜欢吃的东西,还特意叮嘱辣锅少放辣,免得不能吃辣的张艺兴馋了嘴辣到自己。

 

本以为小兔子会吃的很开心,可全程张艺兴都只是静静的吃着他夹到碗里的东西,静静地听着他和朴灿烈插科打诨,吵闹嬉笑,而他自己就像一个局外人,局促的坐在一旁。

 

朴灿烈像是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,一直有意无意的找各种话题,企图热闹一点。可最开始还是Lay不在状态,后来吴世勋也心不在焉起来,可把朴灿烈给累坏了。

 

 

吴世勋已经习惯了默默关注张艺兴的一举一动,这些细微的变化被他看在眼里,最初心里的失落被无限的扩大,扩大成了疑惑,也扩大成了难过。

 

繁杂的思绪被突然起身的张艺兴打断了,因为吴世勋坐在张艺兴的外侧,也就下意识担忧的抬头看着他。但张艺兴只是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“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”,便小跑着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。

 

朴灿烈见人看不见了,才坏笑着打趣道:“想追Lay哥?我帮你啊?”

 

吴世勋闷闷的“嗯”了一下,眼神下意识的瞟了过去。

 

朴灿烈轻哼一声:“没门!Lay哥好着呢,可不能让你给糟蹋了。”

 

这句话反倒拉回了他的思绪:“呵,你是嫉妒吧?”

 

然后……

 

他的蕾伊再也没有回到饭桌前。

 

 

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2-

张艺兴心烦意乱的走到洗手间,把水龙头拧到最大,企图用哗啦啦的水声掩盖自己的心慌。

 

他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,刚刚在吴世勋和朴灿烈面前,他用尽全力表现的不那么反常,可撑不到饭局结束,他就已经累得疲惫不堪。

 

说话的时候含糊其辞,反应起来也尽量模棱两可,可是他就是害怕,吴世勋在下一秒说出“你不是Lay吧”这样的话。

 

所以他逃跑了。站在门口的服务员被张艺兴吓了一跳,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位陌生的客人。张艺兴觉得自己大概笑得很难看,但还是开着玩笑说道:“我先走了,拦住那两个人付钱吧。”

 

羞耻感从心底翻涌而出,可随之而来的,竟是如获大赦的感觉。


或许是吴世勋对于他来说已经出乎意料的重要了,所以他害怕吴世勋知道自己一直在骗他,害怕他在吴世勋眼里看出震惊,疏远和厌恶的表情。

 

外套被落在座位上,来不及拿,张艺兴被凉风吹得打了个颤,等他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走到了医院。

 

张艺兴苦笑了一下,心想这幅落魄模样要是被哪个记者拍到了,怕是又要掀起一阵风浪了吧。

 

“哎……老天爷真是有意为难我啊……”

 

张艺兴靠在墙壁上,慢慢蹲了下来。

 

原本想着去看看哥哥,结果没走几分钟张艺兴就在偌大的医院里迷了路。以前每次都是林叔领着他走,他也就没用心记道,这回连自己哥哥的病房都找不到,更让张艺兴又多难过了几分。

 

颤抖的手堪堪抓住手机,在黑暗的走廊里,屏幕不断亮起,又不断熄灭。张艺兴不作理会,任由手机一阵阵的震动着。

 

“……小少爷?”

 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。张艺兴抬头,有些惊讶的看着来人:“林叔?”

 

“您怎么蹲在这里?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

“啊……没事,本来就是心血来潮想找我哥玩玩,结果迷路了……”

 

“大少爷在东面的第三个病房里,这已经是最西面了。”

 

“呃……上北下南左西右东……哪面是东?”

 

“……您还是跟我来吧。”

 

“算了算了”张艺兴摆摆手:“明天早上还有拍摄任务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

“艺兴啊……”

 

林叔到底是看出了张艺兴的不对劲,顿了顿:“有什么事情别憋在心里,和我说说?”

 

“……我没有藏着事儿,林叔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

黑暗里也看不清张艺兴的神情,可林叔觉得,就算他看得见,也猜不透。空荡荡的走廊里响起轻轻的脚步声,林叔叹了口气,看向了拐角处。Lay将手里攥的有些黏软的奶糖又放回了衣兜里,拄着拐杖走了出来:“看来艺兴有了谁都不能告诉的心事啦,也不知道我是该欣慰呢还是吃味呢?”

 

六个小时前,Lay去做常规检查,看到主治医生的桌前放着一袋奶糖,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:“我可以拿一颗吗?”

 

主治医生点了点头,把单子递给了林叔,笑着说道:“这是给我闺女留着的,她在这等我下班的时候总嚷嚷着要吃糖。Lay也喜欢吃甜食?小心蛀牙哦。”

 

“不是,有人喜欢吃,我想拿给他,当做惊喜吧。”

 

两个小时前,吴世勋和朴灿烈面面相觑的坐在桌前,想不明白Lay为什么一声不吭的走了。吴世勋皱了皱眉,拿起外衣便要走。

 

朴灿烈忙拽住吴世勋:“诶,诶,祖宗,你知道去哪找人吗?”

 

“我先看看,实在不行去他家楼下。”

 

“你悠着点,没准咱们两个哪里做得不对了……”

 

吴世勋歪着头苦笑了一下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

一个小时前,吴世勋给张艺兴打电话不接,问边伯贤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他越发着急起来,可打了好久都没有人接,慌得他连闯了两个红灯。

 

十分钟前,林叔刚要和Lay回病房。电梯在走廊靠西的一侧,Lay眼尖的发现了蹲在地上的弟弟。

 

“啊……看起来艺兴不太开心啊,是来找我求安慰了吗?”

 

林叔眯着眼睛辨认了一下黑暗角落里的团子,才看出来那是张艺兴。

 

Lay坏笑着躲在了拐角处,示意林叔去叫艺兴,他要藏在这里吓唬一下弟弟。

 

可谁知,张艺兴的心情好像太糟糕了。

 

一分钟后。张艺兴的手机又亮了起来。

 

“Lay,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你现在在哪里?--From世勋”

 

“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吗?--From世勋”

 

“我知道已经很晚了,但是你看到了接一下电话啊,我就是确认一下你在干什么,或者给我发短信也行。--From世勋”

 

……

 

“我在你家楼下。--From世勋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TBC-

这一章和下一章会有点虐,然后就有甜的了。

把这几章混合起来,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玻璃渣了吧。


评论(5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