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海棠

你是我不曾见过,最好世间。

【勋兴】不可替代的你13~14

勋兴only

绝版原创。雷同?不存在的。上升?不存在的。

写成这种玻璃渣我也很绝望啊……


-13-

吴世勋坐在车里,心烦意乱的把手机扔在了一边。碰巧一抬头,就看到了远处瘦削的身影正失魂落魄的走过来。他心里焦灼的火立即熄灭了,那些疑问全都被跑到脑后,只剩下对他的担忧和难过。于是他急忙拿起张艺兴的外套,走了过去。

 

直到两个身影橘黄色的路灯下相遇,张艺兴才看清眼前人。他像是被惊了一下,往后退了两步,有些惊讶的看着吴世勋。

 

吴世勋清清楚楚的看清了张艺兴眼里的抗拒,嘴角不自主的撇了下去,委屈的问道:“我有这么可怕吗?”

 

“今天为什么突然那么走掉了?”

 

“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?”

 

吴世勋每问一句就走近一步,张艺兴紧张的全身上下都被僵住了,任由他靠的越来越近,却也无法反抗。

 

张艺兴脑子里全是不好的回忆,混乱的像浆糊一样,根本分不出地方来思考一下怎么面对眼前的人。他愣愣的看着吴世勋,下垂眼里写满了复杂的情绪。

 

“不是,我……”

 

吴世勋吸了吸冻红的鼻子,觉得自己就像是委屈的小媳妇。“算了,”他打断了张艺兴:“一看你也是要开口说谎话,我还不如不听呢。”

 

张艺兴默不作声的低下了头。

 

吴世勋走上前去,张艺兴又慌忙的向后退去,像是害怕吴世勋扬起手打他似的。吴世勋长腿一迈,双手截住了他的退路,把他固定好,又把外衣披到了他的肩上。

 

看着张艺兴如此强烈的反应,吴世勋觉得今天还是就此作罢,以后再问。安抚似的拍了拍张艺兴的肩膀,吴世勋直接拉着人走进了公寓楼:“没想到我们Lay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呢,以后有时间说给我听吧,今天先休息好了。”

 

“几楼?”

 

“14楼。”

 

电梯门合上之后,两个人都沉默下来。吴世勋想讲些什么活跃一下气氛,可脑子里全是表哥金俊勉讲过的冷笑话。

 

口亨,我才不会讲那么幼稚的冷笑话呢!

 

就在吴世勋踌躇的几秒钟内,电梯已经升到了14楼,可是张艺兴并没有走下去,吴世勋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好一直按着开门键。

 

“……蕾伊~给你讲个冷笑话你要不要听啊~铁锤捶鸡蛋为什么锤不破啊?因为锤没破!”

 

“世勋啊……”

 

“啊我知道不是很好笑啊米亚内……QAQ”

 

“不是的,我……”

 

电梯开始响起滴滴的警报声,张艺兴还没说完话,就被吴世勋男友力MAX抱出了电梯间。

 

“我是想告诉你……我不是Lay……”

 

吴世勋愣了愣,猜不透这个时候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又和今天晚上的缺席有什么关系。

 

张艺兴缩在吴世勋的怀里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吴世勋。既期待他马上猜到自己什么意思,又不希望他猜到真相。

 

“啊……你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

走廊里的声控灯在刚刚那几秒之后便熄灭了,吴世勋在黑暗中斟酌着开了口。

 

“其实我要比出道之前就认识前辈哦。”

 

“……诶?”

 

“我们以前在一个学校呀,我上初三的时候,前辈上高三,有一次我迟到了,前辈还帮我打掩护来着。”

 

“怎么突然说这个啊……”

 

“那个时候起,我就开始注意前辈了。”

 

“所以,前辈……啊不,还是称呼学长吧,在出道之前,就是很好很善良的人呢。值日的时候会帮女孩子擦玻璃,打完篮球细心的给同伴擦汗,甚至初三的同学去找你辅导,你都会很耐心的解答。”

 

“所以,或许出道之后,学长做了很多言不由衷的事情,但都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不是吗?”

 

“不要厌恶现在的自己呀。”

 

张艺兴突然冷静了下来。

 

因为他突然意识到,即使自己和吴世勋拍了很长时间的戏,吴世勋都只是把他当成Lay对待。吴世勋会把这一小段记忆安插在与哥哥相处的时间线上,而他只是一个替身,在哥哥受伤不能出现的时候,把他们的记忆毫无痕迹的续写下去。

 

等哥哥回来了,吴世勋或许会以为自己就是Lay,也或许觉得他性情大变,但这都不重要。

 

重要的是,站在吴世勋面前的,自始至终,都是Lay。

 

他的哥哥。

 

“谢谢世勋。”张艺兴扬起嘴角,露出了吴世勋最熟悉的小酒窝。

 

“还有,对不起。”

 

吴世勋以为他在为今晚的事道歉,于是也笑出了月牙眼:“没关系的呀~”他意犹未尽的放下了张艺兴,在心里默默感叹着他可真瘦。“快回去休息吧,明天下午还有我们两个的对手戏呢。”

 

“嗯,世勋也好好休息,今天真是麻烦你了。”

 

 

-14-

吴世勋看着满片场跑的小兔子,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

两天前发生的事情是我做的梦吧?

 

张艺兴冲到镜头前,一边扒拉着自己的刘海一边嘟囔着:“我不想弄头发~!”

 

那个林妹妹上身的Lay前辈是人格分裂吗?

 

被道具组捉来的活鸽子突然冲着张艺兴飞了过去,张艺兴又开始满场地逃跑:“哎呦喂你别过来!别过来!别搞我!”

 

……我的错觉。

 

可是他又有些担心,因为导演说他最近情感把握的特别好,那种不敢说出来又藏不住的喜欢就跟真的似的。

 

导演还打趣道:“我们Lay有喜欢的人啦~”

 

“哇导演你好厉害!被你猜中了哦~”

 

“是谁啊?”

 

“当然是……”张艺兴调皮冲吴世勋眨了眨眼:“我们世勋啦~”

 

工作人员都边笑边起哄,可吴世勋却只是对付着扯了扯嘴角。

 

太怪了。

 

如果是以前,他一定会害羞的红着脸,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,可是现在,他可以毫无包袱的开着和自己的玩笑,笑意却从未达到眼底深处。

 

吴世勋着魔了似的捉住上蹿下跳的小兔子,认真的捧住他的脸,戳了戳他的酒窝。

 

“怎么了,世勋?”

 

吴世勋嘟囔着:“不好看了,酒窝。”又觉得自己的话很无厘头,连忙松开了手,装过头掩饰着自己的失态。

 

张艺兴有些无奈又宠溺的笑了笑:“诶呀,我可控制不住它出现啊。”


“当,当然咯!”


张艺兴不再作声,也把视线移了开来,看着不知名的地方。

 

就像,我控制不住的喜欢上你了一样。

 

I’m losing control.


明天真的放糖……但是,估计也是甜甜的玻璃渣了……
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