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海棠

你是我不曾见过,最好世间。

【勋兴】不可替代的你15~16

勋兴only

绝版原创。雷同?不存在的。上升?不存在的。

-15-

学校在七月末举办了篮球比赛,班上的几个参赛选手饶有兴致的加了几场训练。碰巧最后一次训练结束的时候下了雨,几个带了伞的人幸灾乐祸的嘲笑了一通同伴,便要拉着他们一起走。

 

沈浮摆了摆手:“薄季言这会应该在图书馆,我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就行,你们先走吧。”

 

几个大男孩也不客套,直接踩着水坑,玩闹着跑远了。

 

男主原本也要等别人来送伞,便站在了沈浮身边,听到沈浮的话,轻笑了一声:“你和薄季言的感情还真好。”

 

“嘿,我们两个都做了多少年的好哥们了。”

 

“好哥们来给你送伞吗?”

 

女主撑着一把花里胡哨的雨伞走了过来,也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。她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我看你心里也没把人家当铁哥们,明明天天跟恋人似的宠着护着,却什么也不说破,一天天迷迷糊糊的。”

 

“哎哟……我有贼心没贼胆啊……”

 

“我看八成还是有戏的。”男主同情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大家都觉得你们之间是双向的,为什么不试一试捅破这层窗户纸呢?”

 

沈浮愣住了,心跳扑通扑通的。

 

“这就是你之前看中的雨伞?太丑了吧!”

 

“那我自己撑伞回去了。”

 

“别别别,我错了!”

 

薄季言赶到的时候,就看到那个傻大个呆呆的站在台阶上,裤腿都被雨水淋湿了也不自觉。他显得懊恼又自责:“我刚刚在做卷子没看手机,晚来了一会,你冷不冷啊?裤子都湿了。”

 

沈浮被拽回了思绪,看着薄季言心想:“我平时表现的那么明显吗?”

 

薄季言被盯得后背发凉,只好在他眼前晃了晃手:“你傻啦?不会站在体育馆里面吗?”

 

“哦……我不是怕你看不到我吗……”

 

“你今天就跟魔怔了似的,快走吧!”

 

或许,我是该找个时间问问他了。

 

 

-16-

“喂。”

 

刚刚上完体育课的沈浮一手抱着篮球,一手拍了拍埋头学习的薄季言。

 

薄季言像一只小兔子一样在座位上弹了一下,被吓了一跳:“怎么了?”

 

“下节课数学课,你把老师上节课留的题借我看一眼。”

 

“哦。”

 

沈浮还在对着薄季言的发旋发呆,薄季言已经把本子递到了他面前。

 

看着薄季言懵懵的眼神,沈浮突然心情好了起来。他两只手撑在薄季言的课桌上,将他圈在自己的臂弯里,低下头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,低声说了句:“谢啦。”

 

谁知道薄季言对他的身体接触反应出乎意料的剧烈,竟猛地推开沈浮跑了出去。

 

“我我我去楼下超市!”

 

“喂!还有十分钟上课啦!”

 

这家伙跑什么跑?

 

沈浮随手将篮球放到两个人的座位中间,就打开了薄季言递过来的本子。心不在焉的翻了几页发现不对劲,一边在心里吐槽同桌也有粗心拿错的时候,一边看向旁边摆得整齐的桌子。

 

嘿,数学笔记不就在这嘛。

 

他把物理笔记放回了薄季言的桌子上,又从一堆书里抽出了数学笔记。

 

“啪。”

 

一个崭新的草稿本掉落在了他的桌子上。

 

另一边,薄季言在货架前踌躇了一会,拿着两罐橘子味的汽水,到门口结了账。

 

回到教室的时候,沈浮正在低头钻研着题目。薄季言将一罐汽水怼到了他的脸上:“常温的,你刚刚剧烈运动完,不适宜喝凉的东西。”

 

沈浮无奈的笑了笑:“你可真贤惠。”

 

薄季言拉开椅子,踢了沈浮一脚,埋怨道:“会不会说话?!”

 

沈浮反常的没有再死皮赖脸说下去,倒惹得薄季言看了他一眼:“还有事?”

 

“没有没有。”

 

薄季言被看的不自在,赶紧翻开了练习册:“那就学习吧,你看我干嘛。”

 

“好的好的。”

 

薄季言压下心里的怪异感,又一心栽进了卷子里。

 

下午的最后一节课要考化学小试,在翻找草稿本的时候,薄季言才发现大事不妙。

 

那张还没来得及销毁的纸不见了!

 

薄季言一下子被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

谁会拿走那张纸?为什么要拿走那张纸?万一沈浮看到了怎么办?他会不会又不理我了?

 

心神不宁的薄季言连题都答不下去,下课铃响起的时候,他才写完半面题。

 

薄季言内心焦灼,看也没看就把写了半面的卷子交给课代表,低着头思考了起来。

 

沈浮看他神情不虞,以为是他这次答题答得不顺利,便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嘿!发什么呆呢?放学了,走啦。”

 

薄季言反常的拒绝了沈浮:“我没事,你先走吧,我待会去老师那看看卷子。”

 

还不等沈浮抗议,他就起身离开了。

 

“嘿!这人,听我好好说句话不行吗?一天天的就知道躲着我!”

 

沈浮不满的说了一句,自己却突然觉出了些不同。原来薄季言早在两个人吵架之前就开始躲着自己了,只是自己一直没有发现而已。他……为什么莫名其妙开始这么抵触和我交流?

 

在化学办公室呆了一个点,化学老师让薄季言把剩下的题都补上,又帮着他判了一部分卷子,才放他回教室收拾书包。

 

走到教学楼门口的时候,他便看到沈浮一直站在屋檐底下,塞着耳机一边听一边小声哼着歌。

 

“你怎么没走?”

 

“没带伞呗。”

 

“哦。”

 

见薄季言竟然没有邀请他撑一把伞回家,沈浮一点不见外的抢过雨伞,撑开伞揽着薄季言就往外走。薄季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就跟着他走了出去。

 

过了一会,他才反应过来,颇有气势的仰起头:“嘿,我说和你一块走了吗?”

 

“我都等你一个小时了,你忍心让我淋雨回去吗?”沈浮委屈巴巴的问着,他最知道怎么说话能堵住薄季言的嘴了。

 

果然,薄季言张了张嘴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无奈的低下了头。

 

就让我最后享受一次吧。

 

薄季言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。

 

保不准什么时候沈浮就知道了,那两个人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?

 

这个想法像是一粒种子,在一瞬间破土发芽,张开了枝叶。

 

沈浮偷偷瞄了一眼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的薄季言,有些紧张的开了口。

 

“咳,问你个正事。”

 

“啊?哦……怎么了?”

 

“你是不是又喜欢的人了?”

 

薄季言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

完了。

 

他停下了脚步,结结巴巴的问他:“有,有人和你说了什么吗?”

 

“没有啊。”

 

“那你……”

 

“但是我看到了这个。”沈浮从外套口袋里抽出了一张纸。

 

那一秒,心里刚刚开出花朵像是一把被人拔了出来。

 

两个人因为共撑一把伞所以靠的很近,薄季言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看到那张纸。

 

那张写着他的心事的纸。

 

那张写着“薄季言喜欢沈浮,可是好苦恼啊。”的纸。

 

薄季言急忙伸手抓住那张纸想要夺回来,可是沈浮一晃手,背到了身后。

 

“你把纸还给我!”

 

“你不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吗?”

 

“有什么好解释的吗?白纸黑字写的不够清楚你还要我说什么?你别再羞辱我了!”

 

沈浮被他激动的反应吓得一愣,看在薄季言眼里,倒成了戳破内心想法的尴尬。

 

薄季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,转过身便要离开。

 

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,就这样吧。

 

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身后的人单手抱住了他。

 

那一刻,薄季言感觉世界都静止了。

 

两个人维持着这个姿势有几分钟之久,久到沈浮握着伞的手都快冻僵了,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响起:

 

“喜欢我,为什么让你苦恼了呢?”

 

天空毫不吝啬的倾倒着雨滴,雨水打在地上,行人匆匆路过,几辆私家车鸣起了笛。

 

但是,没有什么比沈浮的声音更美好的声音了。

 

“如果我也喜欢你,你还会苦恼吗?”


大家新年快乐呀~今天有二更~
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