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海棠

你是我不曾见过,最好世间。

【勋兴】来者不善(上)

勋兴only(副cp灿白,戏份极少)

短篇HE

可放心入坑

01

 

Sehun百无聊赖的站在教学楼的走廊里,打着最近十分火热的游戏。路过的同学和他打招呼,他连头都不舍得抬一下,敷衍的打一个招呼,又聚精会神的投入到游戏中。

 

守时的铃声一响,Sehun便立马退出了游戏,也不管自己的队友是死是活,随手将手机放进了风衣的口袋里。而他面前的教室立马就喧腾了起来,讲课的教授无奈的吼了两嗓子,也就把这群脱缰的野马放了出去。

 

最先跑出来的男生看到Sehun,见怪不怪的打了招呼,又冲回教室喊了一声:“Lay,你男朋友来接你下课了!”

 

起哄声毫无意外的响了起来,在Sehun听来倒是无所谓,但是被称作Lay的男生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,只好胡乱抓起桌子上的笔记,另一只手拿着书包冲了出去,红着脸和Sehun走出了教学楼。

 

五六点的阳光像荷包蛋里的溏心一样金黄金黄的,少年轻快的脚步踩在被阳光映照成浅黄的地板上,两个背影很快就粘连在了一起。

 

Sehun定时定点的出现在教室外等Lay这件事,不到一周就在学校里传开了。

花花公子喜欢上了高冷学霸,收敛起爱玩的性子只专心陪着男朋友,这在谁口中都成了津津乐道的八卦。

 

但是看好两个人的旁观者实在不在多数,毕竟大家都觉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保不准时间长了,Sehun看腻了学霸的正派范,就又会投入到新的恋情中了。

 

02

 

两个人的初次相遇,竟然只有一个人记得。还是后来被好友拷问起这件事来,故事的另一位主人公才知道真相。

 

反正也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

 

Lay单手捂着脸,表示自己并不是很想更改自己对男朋友的第一印象。

 

那天正好是星期五。Lay正好结束了在实验室的一个大项目,被正要出门的舍友Chen拉去参加一个party。

 

“什么聚会?我非去不可吗?”

 

“是Sohu前辈的birthday party。”

 

Lay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得停下了抱怨。Sohu前辈是学生会会长,平时工作的时候帮了Lay不少忙,这次的birthday party怎么也得去庆祝一下。

 

但愿Sohu前辈不会在开始之前讲几个尴尬的冷笑话“活跃一下气氛”。Lay祈祷着。就像他在开会的时候那样。

 

Lay有关喝酒的经历,还停留在刚上大一的时候Chen失恋的那一次。他深知自己酒量也就一杯倒,所以很一直很禁欲的不碰酒杯。

看起来单纯又好骗的Lay同学,被“好意”的陌生人灌了一杯果酒之后,很快就模糊了意识。

 

意识昏沉的时候,Lay满眼都是天花板上花花绿绿的灯光,以及那杯升腾着气泡的甜酒。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人走到了安静无人的二楼,又是如何毫无防备的躺倒在了不知名的床上。

 

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之后,那个人轻笑了一声,揉了揉Lay的卷毛,走进了洗手间。不一会,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。

 

突然降温的空气带来了短暂的清醒,Lay在床上发了一会呆,突然看清楚了自己所在何地。

 

人为刀俎我为鱼肉。Lay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

然后他捡起地上的卫衣,光荣的逃走了。

 

 

10分钟后,Sehun呆愣在房间里,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

03

 

醉酒之后一夜好梦,Lay再想起昨晚的事情,竟然对那个男孩子感到有些抱歉。

 

本来想好好的打一炮结果遇到一个直男,那哥们也够惨的。

 

又想到也没看清那个人长什么样子,Lay感到更可惜了。

 

 

赶早课的Sehun当然接收不到Lay好意的同情,起床气再加上昨晚到嘴的小绵羊跑了,现在他的气闷程度,大概有个人撞他一下他都想把人家打一顿。

 

Chanyeol正在厨房跳脚着做早饭,看到Sehun下楼便吹了声口哨:“昨晚怎么样?”

 

“怎么样你又不会动心思。”Sehun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没好气的怼了一下自己的好友:“Baekhyun肯定会在你有这样的苗头的时候就把你掐死。”

 

Chanyeol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,表示自己乐意被Baekhyun管着。

 

“对了,”Sehun手搭在门把上,转过身问道:“你认识那个男孩子吗?”

 

Chanyeol想了想:“应该是叫Lay吧,也是音乐系的,而且好像和Baekhyun关系不错。”

 

“谢了。”

 

Lay?

 

我记住你的名字了。

 

04

 

Sehun都已经想好怎么拿Lay开涮了,却不成想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昨晚的那个人。

 

Lay疑惑的看着堵住自己路的男生,高挑的个子使得他得微微仰着头和他说话:“这位同学?你有事吗?”

 

“没……没事,我认错人了。”

 

Sehun也不能跟个黄花大闺女似的揪着他的领子,说昨晚咱们两个就差这样那样了你怎么还跑了你得对我负责,就算他也不在意自己什么形象,但这个小绵羊单纯的可以,实在让他下不去手。

 

咳咳,得走迂回路线。

 

很显然,Sehun丰富的内心戏和高冷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他平稳的端着盘子,装作很抱歉的样子弯了弯腰表示歉意,让出了路。

 

“啪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哎呀!真是不好意思,没拿稳,把饮料全洒你身上了!”

 

“呃……没事,反正我已经打好午饭了,我回宿舍换一件衣服就行。”

 

“我和你去吧!不然我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

“不用……”

 

“你就别客气了!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哪个专业的?”

 

05

 

至此以后,Sehun就以强硬的姿态闯入了Lay的生活。

 

最开始只是一起约饭,约图书馆,约篮球场,后来就演变了接送上课,陪同出行。Lay就算反射弧再长,也发觉到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是朋友那么简单了。

 

只不过,一个是步步为营的进攻者,一个是节节溃败的守卫者,孰优孰劣一看便知。

 

Sehun察觉到Lay的不安,也就把事情挑明了说。

 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

“……啊?”

 

“如果你也喜欢我的话,记得告诉我。”

 

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

“我知道。”

 

“那你还……”

 

“如果你不知道我喜欢你,以后怎么敢和我说你喜欢我呢?”Sehun上瘾似的揉了揉一旁的卷毛:“胆小鬼。”

 

 

“听说你最近和Lay在一起了?”

 

Sehun刚刚仰头灌了一杯酒,几滴酒洒在薄唇上,顺着下颌流了下去。他胡乱抹了抹,说道:“还没追到。”

 

Chanyeol表示实在是吃惊:“你认真的?”

 

Sehun却意外有些烦躁:“谁说我是认真的?我只是想捉弄他一下。”

 

Chanyeol心想果然和以前一样,于是也就没再多问。倒是苦了Sehun,口是心非的后果就是只能自己消化苦闷的情绪,而且——自己被拒绝了竟然心里酸酸的。

 

大概是情场顺风顺水惯了。Sehun安慰着自己。

 

【我今天晚上喝酒了,明天就不早起去送你了。--From Sehun】

 

【好,你好好休息。 --From Dear】

 

06

 

Chen看着好友雀跃的打开手机又蔫蔫的放下,一下子就觉出些不对劲来。

 

“你真和Sehun谈恋爱了?”

 

Lay一下子窜了起来:“没有影子的事呢。”

 

Chen被逗乐了:“你还挺期待?”

 

Lay想说自己根本不想搭理Sehun,但事实上自己因为明天早上不能见到他,还挺难过的。于是他像个泄了气的气球,又缩回沙发里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

一个很乌龙的开场并不能阻挡两个人成为好朋友,至少在Lay看来是这样的。他和Sehun无话不谈,有的时候也可以放心的小小捉弄一下彼此。他在无形中已经习惯了Sehun的陪伴,甚至有些依赖,但他并不能明确定义,这就是喜欢。

 

Chen有些担心,毕竟Sehun之前谈过不少恋爱,长长短短分分合合,这样的坏印象让他不能放心Lay就这样陷进去。

 

“你可要小心点。”

 

“怎么了?”

 

“像他那种情场高手,追人的时候唯你是从,甜言蜜语拈手就来,但是一旦对你失去了兴趣,那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。”Chen叮嘱道:“别陷太深。”

 

像这样的叮嘱,Lay最近真是听了不少。少有的几次恋爱经历使他总想追求美好的爱情,有浪漫而细腻的开始,却没有遗憾与悲伤的结束,殊不知这样的情感已经少之又少,而Sehun能不能给,更是个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问题。

 

会不会有那种想法?

 

我以为你足够爱我。

 

所以,我也愿意付出我想象中你对我的那样多的爱,去爱你。

 

07

 

Lay过生日那天,正好下了大雨。

 

熟悉的朋友里,只有他有空闲的时间,别的人忙着考试的考试,忙着泡实验室的泡实验室,他也不拘泥与什么形式,便约好了周末再聚,然后一个人窝在宿舍里,打算平平静静的过完这一天。

 

Sehun打来电话的时候,Lay听着曾经被自己打趣的年糕音,竟觉得心跳的厉害。

 

“给我开一下门呗。”

 

轻喘着的呼吸声混杂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,在一瞬间,攫取了他的所有注意力。他跑过去,打开那扇年岁已久的红木门,像是也打开了自己的心门。

 

Sehun脸上挂着排练已久的满分笑容:“小寿星,生日快乐。”

 

 

两个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杂乱的客厅,面对面坐在地毯上。Sehun插上蜡烛,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:“要我给你唱个生日歌吗?”

 

Lay噗嗤笑了一声:“你当我是导师呢,cue你你就唱一个。”

 

Sehun也不说话,只是宠溺的看着他,直把Lay看的心慌意乱,急忙闭上了眼睛。

 

“我就许个愿吧,不对,是许很多个愿望。”

 

两个浅浅的酒窝跳了出来,像是盛着清冽的酒,白皙的双手继而贴在红润的嘴唇上。Sehun歪着头端详着,心想他许愿的样子竟也认真的很。

 

脑子一热,Sehun探过身伸手抚上Lay的脖颈,将他慢慢推近自己。

 

在Lay懵懂而又疑惑的睁开眼之前,他凑了过去,虔诚的印下了一个还裹挟着水汽的吻。

 

Lay毫不意外的红了脸,Sehun笑嘻嘻的看着他:“如果你许的愿是新的一岁里我还对你情有独钟,那你已经如愿了。”


 

 

评论(18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