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海棠

你是我不曾见过,最好世间。

【勋兴】不可替代的你20~23

勋兴only

绝版原创。雷同?不存在的。上升?不存在的。


上一章 19


-20-

走出酒店,吴世勋下意识的寻找起张艺兴的身影。左顾右盼之后,发现那个人在离自己几步之遥的地方,停下了脚步,怔怔的扬起了头。

 

漆黑的深夜里,云层被城市里的灯火染成了淡淡的橙色,一片一片的雪花旋转着落了下来。在那一点点白色的亮光中,张艺兴仿佛置于室外的仙子一样,与这俗世间的喧闹格格不入。

 

吴世勋只消看着那个人,心里就会一点点安静下来,嘴角挂着不自知的恬静的微笑,忍不住去猜想他捉摸不透的心思。

 

“在发什么呆呢?”

 

吴世勋自然地走了过去,解下了围巾。

 

张艺兴在围巾贴近脖子的时候下意识的缩了缩,但是吴世勋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,伸长胳膊将他圈在自己的臂膀里,退一步都不行。这个小动作使得张艺兴原本抗拒的话语莫名说不出口,只好将头一低再低。

 

“别再躲着我了。”

 

吴世勋哈出一口热气:“也别再后退了,就站在原地好吗?”

 

张艺兴握紧了手,心里也说不清什么滋味。


吴世勋早就知道等不到答案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拉起张艺兴的手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

吴世勋体贴的把张艺兴送回了公寓。在停到楼下之后,吴世勋带着些遗憾的语气开了句玩笑:“下次再见面,就要等到某个著名的颁奖仪式了吧?”

 

张艺兴扯了扯嘴角,回应道:“你倒是挺自信,也不怕自己影帝的名声就败在这部剧里了?”

 

“当然不怕。”吴世勋突然伸手,凑过身子在他额头轻轻印下一个吻:“因为这部戏是我和Lay前辈一起合作的。”

 

张艺兴第一次,在吴世勋脸上看到了除了冷淡,生气,开心以外的第四种情绪。那种深情的凝视,简直要把张艺兴溺死在他的眼神里。

 

答案呼之欲出,张艺兴却没有勇气再追问下去了。

 

因为他,不是那个吴世勋口中的Lay啊。

 

“好啊,到时候再见。”

 

 

-21-

明明说好等到下一次颁奖典礼再见,吴世勋却等不及了。他从回家的路途中就开始预谋一次意外的邂逅,好让他赶紧见见那个人。

 

回到家中,看到沙发上放着的熟悉的外套,满意的勾起了嘴角。

 

明天?后天?不行,找他的频率不能太频繁,这样会让他感到反感的。

 

吴世勋打开房间里的灯,一边往卧室走着一边思考:我是不是应该去Mystica买一份最新出的蓝莓芝士蛋糕?

 

城市的另一端,张艺兴正慢吞吞的叠着衣服。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,他却像没有听到一样。

Lay焦急的放下手机,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走着。等了半刻钟,他像是耗尽了所有耐心,随意的抓起一件外套就冲出了门。

 

黑夜像是这一幕的见证者,在遥远的地方,隔着一层冰凉没有一丝温度的玻璃,俯视着众生的喜怒哀乐。

就在不久以后,三个人望着不同的星空,都想起这个夜晚。

 

如果再重来一次就好了。

 

我一定停下脚步。

 

我一定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心意。

 

我一定拽着他的手说,你别再逞强了。

 

因为一直联系不上张艺兴,Lay一路飙车赶到了他的公寓。出了医院之后他就搬进了老林为他安排的新的住处,所以他并没有原来的公寓的钥匙,气喘吁吁的跑到门前,把门拍的“啪啪”响,恨不得直接用身子把门撞开。

 

张艺兴打开门的一刹那,Lay看着眼前头发湿漉漉的弟弟,呆愣在了原地。

张艺兴像是有些惊讶的样子,急忙把他拽进了房间。

 

“哥你怎么来了?!万一被记者拍到怎么办啊?你能不能为你自己的事业着想一下?”

 

Lay缓了一会神:“……你刚刚一直在洗澡?”

 

“对啊,今天晚上不是杀青宴吗,带了一身酒气回来,我可受不了。”

 

“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了,但是你一直没有接,所以我有些担心。”

 

“呀,你忘了我有手机静音的习惯了吗?”张艺兴又走进了洗手间,门里蒸腾的热气一下子散了出来。

 

“哥~”

 

“诶,怎么了?”

 

“帮我擦头发吧~”

 

张艺兴撒娇似的语气一下子让Lay心中的不虞消失的干干净净,他也就随着弟弟把他摁到沙发上,又接过张艺兴手上的手巾。

 

“哥哥的康复训练已经做得差不多了,”Lay一边轻轻的揉着张艺兴的头发,一边和他念叨着:“这一段时间你也辛苦了,哥哥马上就能回来了。”

 

“你就又可以做回你花天酒地的小少爷了。”

 

“那……有什么奖励没?”张艺兴矮下身,抱住了哥哥的腰。

 

Lay不禁失笑:“你想要什么?我可从来没听我们艺兴说过‘奖励’这两个字啊。”

 

“明天我们回家,和爸爸妈妈吃顿饭吧。”

 

“好呀,就明天晚上吧。”

 

 

-22-

以Lay现在在娱乐圈的地位,想要找一家高档而且隐秘性好的酒店自然不成问题。

 

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吃了一顿晚饭,张爸张妈因为少有的团聚欣慰的笑个不停。

 

张艺兴打小就爱粘着哥哥,而无论张艺兴是犯事还是撒娇,哥哥总是宠溺的答应他的一切要求。如今张艺兴又淘气起来,弄得Lay无可奈何,却也只是戳戳他的脑门,念叨一句“你呀!”。

 

服务员上来摆饭后甜点的时候,张妈突然感慨了一句:“真好。”

 

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而喻,四个人相视一笑,张爸自然地将妻子搂入怀中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

“对呀,真好。”

 

张艺兴轻声重复了一遍,望着几米之外的落地窗。

 

硕大的玻璃将这其乐融融的场景全都倒映出来,张艺兴却觉得隔得太远了,根本看不清自己强颜欢笑的表情做的有多天衣无缝。

 

也罢。

 

张艺兴端起眼前的酒杯,将红酒一饮而尽。

 

今宵有酒今宵醉。

 

如此阖家欢乐的景象,何时还能再见?

 

衣服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屏幕跟着亮了起来,又马上暗了下去。

 

张艺兴掏出手机,扫过屏幕上“航空公司提醒您:您的航班将于……”一行字,又把手机放了回去。

 

就快结束了。

 

张艺兴摇摇欲坠的心已经再也经受不起任何一次击打,心里的不安与欲望已经快要将他吞没,大概只有赶紧逃离这个地方,才能缓解他心里的疼痛。

 

 

飞机起飞的时候,张艺兴皱着眉戴上了眼罩。

 

就在几分钟前,Lay给他发了短信。

 

【我今天出院,你怎么不来接我?塑料兄弟情!--from哥哥】

 

【哥,我已经到首都机场了。你还记得我那张心愿清单吗?我现在想去实现那些心愿啦。--from我】

 

【这次怎么走的这么突然?都不提前和我们说一声!emojiemoji--from哥哥】

 

【说走就走的旅行嘛。--from我】

 

【你可真是……到了地方和爸妈说一声,再给我发个短信,有什么事情随时call我。--from哥哥】

 

【好的,爱你,么么哒。--from哥哥】

 

 

-23-

在收到张艺兴的短信不久,边伯贤便赶了过来,交给Lay一个盒子。

 

Lay沉了沉眼色:“你们都知道他要走?”

 

边伯贤咬了咬嘴唇,犹豫了一下才出声:“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,艺兴他只是和我交代了工作上交接的事情,其他的我问他什么他都不肯说了。”

 

Lay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,叹了口气。

 

边伯贤对两个人的过往都是知道的,此时也替Lay感到无力,但也只能劝解几句。“Lay哥你也别太担心了,艺兴自由惯了,估计早就想跑路了吧。”

 

“我……就是感觉不太对劲……”

 

两个人突然陷入了沉寂之中,直到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,打破了着沉闷的寂静。

 

Lay拆开盒子,看到了放在最上面的手机。屏幕上显示的名字陌生的很,他只好懵懵的看向边伯贤。

 

“那是你工作时用的手机,艺兴之前一直用着来着。”

 

“怪不得,我明明把手机放在衣服兜里来着的……能不能换个别的牌子的?两个手机看着这么像我总是给搞混了。”

 

“……这是你代言的,怎么换啊?”

 

Lay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,犹豫着要不要接起来。

 

被冷落的铃声响了一会就停了下来,那个人又锲而不舍的发了条短信过来:

 

【艺兴还没有起床吗?我们中午见一面吧,你的外套落在我这了,我想还给你,顺便一起吃个饭。】

 

Lay被短信里亲昵的语气气得跳起了脚:“这是哪个混小子?还把外套落在他那了,还一起吃饭,还艺兴,叫这么亲是想干什么?!”

 

边伯贤听着Lay阴阳怪气的学着短信,尴尬的想装作不认识他。

 

“他就是你昨天看电视的时候赞不绝口的那个男明星啊。”

 

Lay最后还是气呼呼的去应了约,扬言要好好调戏一下吴世勋让他长长记性。边伯贤转过身凝视了他片刻,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

“干嘛?”Lay一改平时高冷孤傲的神情,气鼓鼓的嘟着嘴。

 

“你生气起来的样子特别像一只炸毛的猫。”

 

“哼。”

 

哥哥和弟弟虽然长相相似的令人咂舌,但是性格上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地方。哥哥是外热内冷,看着十分和善,但其实内心高傲的很,但弟弟看着不好搭话,往往只是反应不过来说什么,只要他一拿懵懵的小眼神看着你,保准让你什么都听他的。

 

两个人曾经痛苦的经历注定成为人生道路上无法磨灭的记忆,但是现在,一个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,一个是自由随性的普通人,虽然过着不同的生活,可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?

 

真希望之前的事情只是一段美好的小插曲。

 

边伯贤在心里暗暗祈祷着。

 

就让一切都悄无声息的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吧。

 

是谁说过,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,他的一颦一笑都会印刻在你的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

 

吴世勋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面孔,收起了撒娇似的微笑。

 

“你不是Lay。”

 

Lay皱了皱眉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嫌弃吴世勋:“我就是Lay啊,这张脸想要整容很难吧?”

 

“不……你不是他。”

 

这句话的意味不言而喻,即使是Lay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剧情打乱了计划。

 

他心里一瞬间疑窦丛生,一边揣测着眼前这个人是怎么区别开他和张艺兴的,一边对两个人的关系产生了怀疑。

 

张艺兴你个臭小子,从来没听你说起过吴世勋这号人!

 

不过既然面前的人已经识破了,他觉得也就没有必要伪装,索性默认了这个事实:“好眼力,林叔都常常分不清我们两个人呢,因为我们长得太像了,就像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。”

 

吴世勋看着眼前这个强势又冷清的人,下意识的觉得这才是舞台上的Lay,和自己演戏又相熟相知的,怕不是另一个人吧?

 

想到这里,吴世勋突然想到了Lay很少在公众场合提起自己的家人,尤其是……那个出国留学的弟弟。他一直把自己家人的信息保密的很好,大概是担心他们的生活受到骚扰,但是吴世勋时知道他的家人的。

大概猜到了自己看到的是Lay的弟弟,吴世勋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。

 

Lay见吴世勋猜到了什么,挑了挑眉,站起身。

“饭呢我就不吃了,没兴趣,至于我和我弟弟的事情,就请吴先生保密咯。”

 

吴世勋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说出“吴先生”三个字,心情一下跌倒了谷底。他有些狼狈的拽住起身要离开的Lay,问道:“那……他在哪?”

 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

中午正暖的阳光照在Lay白皙的脸庞上,吴世勋竟感觉他的神情有些忧伤。

 

“意大利?法国?荷兰?他想去的地方很多,可能是想要一个人把整个世界都走遍吧。”

 

为什么……是一个人呢?

 

吴世勋下意识松了手,恍惚之间,Lay已经走出了门。

 

明明已经和那个人相处了一个月,现在却连怎么找到他都无计可施。很可笑吧?

 

吴世勋失神的回了家,手里还拿着细心洗干净的外套和排了两个小时队买到的蛋糕。

 

他想不明白,明明之前还笑靥盈盈的人此时已经失了踪迹,甚至不曾和他有过一句告别或是解释,就这样找不到了。

 

外套无处安放,蛋糕不知道该如何处理,想好的甜言蜜语也不知道该说给谁听。

 

吴世勋挫败的打开手机,想要寻找能够联系到那个人的方式,却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

微博上最新的访谈,Lay自如应对的样子让人痴迷,可是他总是想起那个人懵懵的求助自己的小眼神,总让他觉得,这样的人,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啊。

 

手机屏幕的光亮在十秒之后暗淡下来,吴世勋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,闭上了眼睛。




既然小吴已经发现事实了,虐的部分自然不会太多啦~

大概再过两章就能甜回来了。

评论

热度(30)